工具
当前位置:主页 > 工具 >
28年来5批民警接力缉拿他!最终……
发布日期:2022-05-14 06:58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5月10日上午,白沙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蒋先洪到该县荣邦乡坡告村走访受害人家属时,受害人三哥符桂川很激动。

  28年前,发生在荣邦乡芙蓉田农贸市场的一宗命案,让2个家庭陷入痛苦之中。

  28年来,白沙警方5批专案组民警大海捞针般在茫茫人海接力寻找那个时年18岁持刀行凶后潜逃的犯罪嫌疑人。

  1994年12月24日中午时分,白沙县荣邦乡芙蓉田农贸市场门口处的一猪肉摊前,时年18岁的廖某某因琐事与符某友产生口角,引发肢体冲突。在争执中,廖某某一时冲动抓起猪肉摊上的一把尖刀,刺入符某友右背部位。

  “案发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首先将受害人符某友送到芙蓉田医院,然后兵分三路展开抓捕。”今年5月10日中午,当时是农垦公安局白沙公安分局芙蓉田派出所民警,现任白沙公安局芙蓉田派出所副所长羊震带记者到案发现场时说。

  羊震当年与当时的派出所所长叶银发一组。在现场初步了解案情,确定犯罪嫌疑人是廖某某,且知道他逃往马夹石村方向后,他们赶到廖某某家,但廖某某已在家中拿了几件衣服逃跑了。

  民警经过走访,了解到廖某某在海榆西线搭乘了一辆开往儋州方向的营运中巴,并对所有开往儋州的营运中巴进行排查,找出了当天在芙蓉田附近搭乘乘客的车辆,经研判,初步判断廖某某可能逃离海南。

  “案发当天,民警们把符某友送到芙蓉田医院后,又转送到八一医院,符某友因失血过多死亡。”今年底将退休的法医王成达对记者说,28年前,他是负责该案的法医。

  “我获知荣邦乡发生命案后,从县城直奔案发现场。受限于当时的办案条件,在任期内没有侦破此案,自己觉得很遗憾。在离任交班时,我反复嘱托接任的负责人,要想方设法捉拿嫌疑人,给家属一个交代,给社会一个交代。”

  5月10日下午,时任白沙公安局局长的符儒定向记者介绍案件情况时仍念念不忘。

  据了解,从案发到犯罪嫌疑人被捉拿归案的28年间,白沙公安局局长换了11任,刑侦大队大队长换了6任,专案组民警也换了5批。不论是局长、大队长、民警,每个人都为此案没有侦破而深感遗憾。

  “芙蓉田命案是我到刑侦大队时,在命案分析会上经常提到的一宗积案。”蒋先洪说。

  2017年1月,他刚入警到刑侦大队,副局长王树碧、刑侦大队长王隆才在召集民警进一步研讨命案积案时,芙蓉田发生的命案积案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案发后,当时的专案民警展开了大量的走访调查,获得了案件的第一手材料,固定了重要的证据,方向指向明确,唯一的难点是不知道去哪里抓回犯罪嫌疑人。”

  为了能侦破此案,白沙刑侦专案组每位民警手中都有一份相关的办案材料,只要谁对该案有一点启发,全队就召开研讨会,一年下来,仅该案件研讨分析就不低于20次。

  期间,专案民警不断对犯罪嫌疑人家属及周围关系开展调查,但均无进展。在对案件反复研判中,专案组认为犯罪嫌疑人可能已改名换姓,极有可能会在广东、广西等地,但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不知道姓名、不知道去向的人,要比大海捞针还难。

  2021年11月,郭玉斌担任白沙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后,在组织开展命案积案侦破攻坚会上,要求民警把压力变为动力,突破之前思维局限,扩大侦查范围,全局多警种全力协同作战,早日侦破此宗命案。

  2022年初,专案民警在侦破能力提升和高科技的支撑下,案件侦破终于有了突破。

  这是专案组民警抓到廖某某时与他的对线日下午,专案组民警发现廖某某在江西省有活动轨迹后,蒋先洪带领专案组民警林明、张涛、许海东连夜赶赴江西赣州。

  “到达赣州后,我们侦查发现廖某某的体貌特征与我们想象的有很大区别,就没有立即实施抓捕。”蒋先洪说。

  廖某某潜逃时刚过18岁生日,逃亡28年后,年龄是46岁,但专案民警发现即将被抓捕的廖某某看起来像60多岁的老年人。

  为了不打草惊蛇,确定被抓捕对象不出差错,民警在监视瘳某某工作的建筑工地和居住地的同时,从外围进一步调查。

  4月24日晚8时,专案组确认廖某某就是芙蓉田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后,在赣州警方的配合下,将其捉拿归案。

  廖某某到案后,面对民警的突审,否认自己是海南白沙户籍,称自己是湛江人,并称父母双亡,也没有兄弟姐妹。

  在对廖某某突审中,专案民警针对其拒不承认身份情形下,找准了廖某某的心理,改变了审问方式。

  专案民警当着廖某某的面,讲述芙蓉田命案中犯罪嫌疑人父母身体状况、兄弟姐妹生活情况。民警在讲述中,暗中观察发现廖某某听得很入神。

  当谈到芙蓉田命案嫌疑人兄弟姐妹们都住上了楼房,日子过得非常红火时,廖某某的心理防线时,他主动承认自己就是逃犯廖某某。

  据廖某某交代,28年前,他用猪肉摊上的尖刀刺向符某友,发现符某友倒地,身上流出了很多血后,认为符某友可能死了,自己可能会被枪毙,就一门心思要逃跑。

  他当天在路上拦停一辆中巴车到儋州后,感觉儋州离白沙太近了,于是乘车到了海口;在海口感觉也不安全,就乘船离开了海南。之后,在广东、广西、浙江、江西流浪。

  由于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文化,又害怕被警察抓,他每天东躲西藏,靠打零工生存。刚开始几年,为了生存,只要给饭吃就不要工钱。

  在外流浪期间,他也想回家,也想投案自首,但想到会被枪毙,就不敢回家了。28年来,他孤独地生活在恐惧中,再加上居无定所,日晒风吹,46岁的年龄看起来像64岁。

  4月28日上午,专案组民警带廖某某到案发现场指认时,他对荣邦乡芙蓉田28年来的变化感觉有些不习惯,但仍然能够辨认出当初的农贸市场位置,并清晰地记得自己冲动时的行为。在荣邦派出所,兄弟姐妹们面对廖某某时竟难以认出面前这个子矮小的男子竟是自己的亲兄弟,而廖某某面对兄弟姐妹们,也感觉有些陌生。

  当派出所民警告诉廖某某兄弟姐妹,站在他们面前、戴着手拷的人就是他们的亲人时,他们目之所触,泪流满面,而廖某某更是痛不欲生、非常懊悔。

  当民警把涉嫌故意伤害致符某友死亡的凶手抓获归案的消息告诉符某友三哥符桂川时,符桂川先是一愣,接着带领民警到老宅,喊来弟弟大声说:“杀害我们兄弟的凶手抓到了。”

  符桂川告诉记者,符某友在他家排行老四。他指着坐在老屋门口的老人说,那是我们的母亲,老四被害后,母亲很悲痛,经常喊着老四的名字。现在老人已经80多岁了,耳聋眼也花,他不想把凶手被抓的事告诉母亲,害怕她受刺激发生意外。

  符桂川说:“28年啦!民警抓到凶手了,我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落地了,这对我弟弟也有个交代了!”(宋飞杰)